页面载入中...

单霁翔:换一种方式看文物

  据自由行动组织的领导人穆罕默德·索尔坦称,卡西姆在上周停止进食之前,曾断断续续地进食液体食物。不久之后,他被转移到当地一家医院后死亡。

  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见过这封信,这封信是由代表卡西姆的哥哥和嫂子的纽约共和党众议员彼得·金(Peter King)上交的。白宫拒绝就卡西姆的死亡发表评论。

  13日,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申克(David Schenker)表示,他对卡西姆的去世“深感悲痛”。“在这个痛苦的时刻,我们向卡西姆的妻子和家人表示诚挚的慰问,”他说。“我将继续利用一切机会提出我们对人权和在埃及被拘留的美国人的严重关切,国务院的整个团队也会这样做。”

  然而,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表示,就埃及总统塞西因卡西姆之死而遭受的惩罚措施进行讨论“还为时过早”。这名官员说,“我们真的很关注,会对这件事进行讨论。”

  没有海滩、民宿、游乐园的假期,15户家庭直飞银川,以近乎于自虐的方式开始徒步腾格里沙漠。这对每一个孩子和家长而言,都称得上是一次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体验。因为铭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道理,所以每一个生命体,都应该真真切切地投入生活,胸怀世界更要怀抱自然,方能真实感受。

  徒步之旅的第一天,所有人身着齐全的装备,带着充足的食物,满怀激动的心情走进腾格里。十几分钟的行程后团队正式开始拉伸活动,此时大家也被告知之前只是预热,一切从现在开始。有预言、有推测、有担心、有畏忌,一旦开始绝无回头,就这样“甲壳虫”、“猎鹰”、“victor”三队开赛,挺进沙漠。

  烈日暴晒之下,沙漠中仅有的绿植沙葱、沙棘越来越少,孩子们也渐渐没有了寻找蜥蜴,追逐小甲虫的热情。脚步越来越慢,队伍越拉越长,巴望着每一次的休整,而每一次起身再行都多一分疲惫。长长的15公里,有沮丧,有后悔,但在相互激励中,在团队协作下,所有人都坚持走完全程,无一掉队。

  在经历了沙拌饭、沙为床、全身裹沙之后,大家慢慢学会了适应,不再怨天尤人,开始找寻来时的快乐。之后的两天,徒步队伍似乎与腾格里融为一体,成了沙漠里的一道风景。

admin
单霁翔:换一种方式看文物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