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中国大通史》历时23年出版,对通史传统框架有所革新

  对于近几十年语境的变化,汪维辉说,“当代汉语的一个趋向是书面语化。当今的词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包括一些最稳固的核心词也会受到影响。”汪维辉用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了这个变化:“比如说太阳,我们调查后发现年轻人一般都会说‘太阳’,可是调查年纪比较大的人,他们都习惯说‘日头’。这个词在历史上最主要的就是‘日’,单音词,后来它双音化变成‘日头’。可是我们现在都说‘太阳’,因为‘日头’显得很土,年轻人不愿意说。词所指对象的意义是没有变的,可是称呼这个概念的词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法国语言学家房德里耶斯所说的‘概念变了名称’。当代汉语有比较明显的书面语化倾向,所以‘太阳’取代了‘日头’。”

  现在网络词汇兴起,很多奇葩搞笑的词语占据了人们一部分的日常生活,对于这一现象,汪维辉说:“网络语言是当今我们社会语言生活当中的一部分,不管我们怎么看它,它都是客观存在的。一般创造、使用网络词汇的都是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富有活力,富有创造力。所以网络语言有很多创新的东西。”

  对于有些人对网络词汇表示看不惯,觉得网络词汇很混乱,作为语言学家的汪维辉则保持了一种更为开放宽容的态度:“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让它自由发展就好。看看结果,最后可能会有多少网络新词能够留下来,被大众所接受并进入我们汉语的词库,比如‘版主’‘黑客’‘酷’(扮酷,装酷)等都已经被《现代汉语词典》收录。那就说明网络语言它对当代的语言生活也会有影响。网络没那么可怕,我们要正视它,有些现象也挺值得研究的。”

  马连良先生弟子迟金声,著名京胡演奏家燕守平、谭门第六代传人谭孝曾、裘派创始人裘盛戎先生长女裘红等京剧界多位前辈艺术家代表,北京市文化局党组成员、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大使、原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马毓真及夫人邹继纯,原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翟惠生,原国家体育局、中国体育杂志社社长、总编辑万伯翱等领导,马长礼先生夫人小王玉蓉、马长礼先生爱婿杜镇杰,马长礼先生弟子张福存、张澍、豫剧大家李树建等出席发布会。发布会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戏曲节目主持人尚远主持。

  北京市文化局党组成员、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首先致辞,他说:“马长礼先生精于传统、师法诸家、承前启后、贡献卓越。在传统继承上,他是‘谭徒马儿私塾杨’,博采众长,融会贯通,集余、马、谭、杨于一身,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在艺术创作上,他推陈出新、继承发展、富有创造精神,擅于运用不同的声腔色彩,塑造不同人物的音乐形象。如在《沙家浜》中,他把一个外形文雅、内藏狡诈的汉奸刁德一,刻画得惟妙惟肖,成为京剧舞台上一个鲜亮的形象,可以说他是用老生行当成功饰演反面角色的第一人。他功成身退后关心剧院发展、支持剧院建设,竭力传艺提携后人,上袭前辈艺术大师之精髓并将之传递给后辈,承前启后、苦心栽培,起到了“传帮带”的作用。”提及举办此次纪念演出活动的目的,李院长说:“我们举办这样的活动,一是缅怀前辈艺术家的功绩,二是为了传承京剧艺术,把前辈留下的财富发扬光大,三是让包括马长礼先生在内的前辈艺术家们这种对京剧艺术忠贞不渝,忠于传统、革故鼎新的精神永远激励后辈砥砺前行。此次纪念演出,剧院仍旧按商业模式运作,希望媒体、观众朋友多加关注、支持!”

  马连良先生弟子、著名京剧艺术家、著名导演、96岁高龄的迟金声先生在致辞说到:“马长礼先生将各流派唱法合成自己的唱法,在唱腔上很有特色。同时,在人物创作与塑造方面也非常精致,他的创作是基于剧中人物而来的。比如在《沙家浜》中有一段唱是规劝沙奶奶,他以表演台词为主,念中在唱,唱中在说。我作为导演,他是演员,我们的合作很愉快,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观众喜欢的东西。”

  马长礼先生夫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著名导演小王玉蓉女士激动不已,她起立向大家致谢:“衷心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纪念长礼专场演出的新闻发布会。长礼走了快两年了,今天我看到大家没有忘记他,让我很感动。我想借此机会感谢北京京剧院领导对长礼的肯定,感谢社会各界对此次活动的热情参与和支持,感谢新闻媒体的朋友们对专场演出的宣传报道。预祝活动顺利圆满!”

admin
《中国大通史》历时23年出版,对通史传统框架有所革新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