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把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使命任务融入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全过程

  原标题:敛财过亿 坐拥10多套房产 白向群贪腐细节曝光!“最难忘小时候8分钱赤峰对夹”

  原标题:《焦点访谈》:开不完的会,填不完的表……基层减负如何减?

  2019年,是“基层减负年”。2019年3月,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将基层减负作为2019年全年的工作来推进,这也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对于工作中屡禁不绝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一次集中的整治。现在,基层减负已有10个月,效果怎么样?基层减负减掉了什么?又获得了什么呢?

  记不完的会议记录,应付不完的上级检查,回不完的工作微信,对于千千万万基层党员干部来说,这些熟悉的场景曾一度让人疲惫不堪。2019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目的正是对这些长久以来困扰基层工作的痛点问题进行集中性整治。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李兆忠说:一提起傅雷,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杰出的翻译家——巴尔扎克的《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舅舅邦斯》,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都是通过他的生花妙笔走进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人们还会想到钢琴大师傅聪——傅聪是傅雷的另一件杰作,其培育的过程,在《傅雷家书》里有精彩的呈示。在许多人心目中,这本书是一部艺术教育的“圣经”。然而,傅雷的价值不止于这些。在中国现代文化史上,傅雷虽未能为新文化筚路蓝缕,但却承前启后,将前贤的事业发扬光大。蔡元培当年倡导的“美育”理念,到了傅雷这儿得到了充分的实现。“傅雷不是画家,一生没有画过一幅画,但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却有着无法替代的重要性。傅雷不是音乐家,却培养了钢琴奇才傅聪,他对西方古典音乐的理解并不亚于专业音乐工作者,对中国音乐也很有研究。傅雷的人生经历过三次重大转折:4岁时从闭塞的家乡渔潭乡迁到十里外有‘小上海’之称的周浦镇,开蒙读书;12岁时从‘小上海’迁到‘大上海’,考入上海市南洋中学附属小学;19岁时自费赴法国留学。这三次转折对傅雷都是举足轻重的。尤其是第三次,经受了欧风美雨的洗礼,傅雷的知识结构和思维方式得以重构,文化人格得以提升,未来恢宏的事业由此开端。”

  今天下午同时在上海周浦美术馆开幕的傅雷手迹墨迹展则陈列了傅雷的大量手迹。包括傅雷致傅聪家书的手迹,以及早期译作到1960年代的大量手迹。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把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使命任务融入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全过程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